用兩種觀念說明企業中重要的事情:空間

在東莞負責倉管的時候,我注意到,交接是一件方常重要的事情。多數人以為,交接就是一件將東西或指令傳達給下一個人,事實上,應該要考慮的不僅單純傳達,更重要也最容易忽視的就是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,在其他人眼中的時間價值如何。

自己的優先順序,以別人的立場來說,或許根本就是無稽之談。不同立場,先天不同考量,以廣告公司來說,美術是一個獨立的單位,會受到業務或是專案等來進行美編的排程,而一般業務可想而知,需要的就是彈性與回應快速。

有時候接案,可能為了搶下某些單,或是處理可戶的不耐煩,而會有加速才或是技術上的調整,而對業務來說這些都是優先;反之,對於美術來說,他們並不是如此,因為他們領錢是依照稿件多寡,並且都有做預定排期,莫名其妙趕進來的單,反而會破壞他人的節奏,事故自己覺得重要的東西,放到別人眼中可能根本就不屑一顧。


面臨這樣必然會遇到的立場衝突,自己能做的就是預留Buffer Zone。也就是緩衝區。簡單來說,就是在預定時間之外,再多留下一點餘地,避免事情一到,沒有緩和空間了。這概念一直都了解,但今天因為客戶要素材事件,而讓我重新審視,原來,過去看待這件事情是以「用模糊向前爭取空間」,而今天發現,爭取空間應該要「清楚畫線說明空間範圍」。二者是什麼區別呢?


採「用模糊空間爭取空間」這種方式相對偏被動。也就是一般需要用戶或是別人,踏進了這模糊地帶,已經犯下了些什麼,才被動告知對方,其實不是這樣喔,因為XXX原因,所以,我們還需要幾天幾夜。這樣的策略,打法會是用模糊的文字,或是語言來告訴你,先前我有說或是合約中小字有提到xxx喔,所以,這樣的結果是不能的,我們還需要xxx

這樣的心態,一定程度抱持著幸運或是不負責任的心態。這點不想承認,但確實是如此,因為如果當對方不追究,那是否這件事就算帶過呢?那如果自己都不講清楚,自然就是對客戶也沒有妥善交代了,也就是不負責任類型,同時,一定程度也是害怕責任,唯恐對方講清楚後,自己會做不來倒不如不做了。


相較下「清楚畫線說明空間」這類的人相對來說會比較主動了。因為他們大部分,會在事情一剛開始前,就將事情講清楚,清楚的說明白,某些是該誰要去做,己幾點幾分坐,如果沒做會如何等等。過去以為這是一種傻子行為,但現在發現,當一剛開始就把條件講清楚,那麼雙方自然可以依照既定的規則走。那如果真要撕破臉的話,至少己方也仁至義盡的告知了。

只是這樣的告知,初期會需要面對對方的吐槽,或是很容易面對到破局的狀況。因為說死了,可能連聊都不用聊囉。但是至少,他們已經將底線講清楚了,所以底線前的就是空間囉。例如,開始沒多久接觸廠商,就告知需要預付,也總比最後一周告知要預付來的有空間與彈性。


事實上,這兩者都有好壞,也都應該要適當的搭配。發現多數吃虧時候,是因為自己只會用第一種方式爭取空間,導致多半時候會引人不爽,即便經天也不例外,因為時間沒與顧客講清楚,導致亟需要素材趕不出來,進而與美術拜託。



我不喜歡求人,所以總結出了這樣的心得。沒科學依據,但自成一個思考面向,期待之後更好面對空間問題的拿捏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TeSA電商大學(9)終---電子商務課值不值得去呢??

4月電影選片影評【攻敵必救】

手遊行銷觀察(5): 基礎策略規劃「目的」「預算」與「策略波段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