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, 2016的文章

羽毛球與人

我蠻喜歡打羽球的,因為揮拍的快感加上打出去的聲音,可以讓我壓力全消。 搬到台北後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可以開始和同事親近一點,下班不用急著走,有多一點時間可以聊天,甚至,一起去打個羽球。而這個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開始。

我有點人群恐懼症,至少回到台灣後我開始覺得我不喜歡與人互動。或許是過去經歷了一些不快樂的事情,加上自己比較內向,社交成了我目前最大的問題。 尤其是這周主管叫我去面談了大概三十分鐘。很簡單的一個重點,那就是要開始轉面自己的目標了,從建立客戶聯繫,升級到「深化聯繫」。並特別強調說,要開始想方設法去和客戶打好關係了。

確實,這點相當的重要,目前看來自己和客戶聊天的話題基本上 1.天氣 2.有沒新單 3.遊戲狀況如何 其實這就是主軸了,在進階一點,目前最深的就是雙11買了些什麼。此外,似乎沒有太大的延伸,作為一個隔海的商務,如何保持好關係,這確實是一個挑戰。

而面對深化社交部分,主管提出一個還不錯的建議,那就是「先從身邊人做起」。透過和每天常見的同事建立聯繫與感情,來培養自己的溝通或是互動能力,這樣或許是個不錯的切入點。確實,有了這個思考脈絡,我逼著自己參加了這次的羽球活動。

每周四,公司營運部門會有人發起一個夜晚打羽球活動。透過著活動,從原本三兩人打,變成現在大概有快20人一起參加了。在其中,大家參與的目的都不同,除了運動外,那似乎是酒桌椅外最好聯繫感情的地方了。場下的人抱怨一下新街的客戶;場上的人用打出呼嘯響聲的球速宣洩壓力。更重要的是,讓原本和許多單位業務沒交集的我,多認識了一些面孔。
打了球,留了汗,大家有過照面後,覺得明天的工作在碰面狀況應該會好一點。會這樣轉換嗎?我不清楚,但從頭廣告的角度來說,當目的確定「增加社交技能」後,最重要的就是要曝光到對的地方。
什麼是對的地方呢?這點眾說紛紜,因人而異,但有一點比較確定的就是,當自己感受到不舒服或是抗拒的時候,那基本上這個地方就是對的地方。如果恐怖,那正好訓練膽量;如果顯得害羞,那正好訓練恥度;如果沒錢,那正好激發鬥志;如果浪費時間,那說明自己對時間有意思識,還算是有救的。

做業務的過程,我常想我自己害其他業務最大的不同會是什麼呢?目前還沒有答案或是定論,但我確定,至少要讓我不怕人,更精準地說,不要讓人害怕我。相信堆很多老鳥來說,這是一個比較低的期望。只是,換個角度講,大家覺得走在路上會信任誰呢?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就會發現,這並不容…

如果說世界只有一種顏色

如果說世界只有一種顏色,那人不會出現的,因為那太單調了;那麼幾種才夠呢?對我來說幾種不是問題,重點是要會「搭配」或是「組合」。在這邊用生物學角度來說,稱之為要「多元」。「多元」是一個「成熟」的象徵,缺乏「多元」的人那將是相當不成熟的。
個性的多元,那是一種對別人的包容,那也會讓人感到舒服。畢竟用一種個性去看待待人處事實在太辛苦了。過去以為一切隨和就是好,結果好心被人欺;以為擺著臉孔,下司就會尊敬,殊不知換來的只是唾棄。這些經驗自己經歷過後也相當深刻,如何拿捏,避免常用同一套的方法來應對,這點今天看來是格外的重要。

看過一篇文章,他說到,職場上的權力是來自於上司;個人的權力則是來自於下屬。取悅上司固然得寵,但是卻與下級處的不好,那麼一切的尊重或是關照,也都只是形式上的,很難取得他人真正的尊重。

當然個性是一點,另一點重要的是興趣。自己喜歡閱讀財經或是企管類書籍,當然也包含了文學類的書籍,但是總的也就是「看書」這件事情,有心情看當然好,但是當心情不佳時,那看書就是一種折磨,尤其工作後,不可能可立刻下班又跑出去哪裡尋歡作樂,因此,如何有多一點小樂趣,讓自己心情可以調適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
住宿的地方有一個女孩叫做雅如,她會彈吉他,唱歌,打羽球也會看一些文學類的書,雖然認識不深,但我感受的到生活中的重心,不會只有單一的工作,而是有許多不同的消遣,這樣看來,作為她的朋友也會感到快樂。不為別的,大家都喜歡與有趣的人一起生活。

培養一點小興趣,調適自己情緒就不會影響到別人。工作中,學會排解情緒,是一件要事。很多書籍或是文章都會教人家如何「休息」,怎樣「休息」會比較有效果。但是這露講了一點很重要的前提,那就是需要有好的休息,那就必須要有不一樣的選項。
畢竟,我們不可能在工作中休息,更多的事需要找出工作以外的事情去做,包含睡覺,下棋,打電動,或是下廚等都有可能,所以與其想著怎麼樣的去休息,不如先思考,把自己的選項擴充,如此才有選擇空間。
於是,透過個性的轉變,不會讓自己只用一種態度待事;透過多元興趣的養成,能夠讓情緒有更多的管道疏洪,估計,就是在大的問題或是不悅,也不會立即影響到他人了,這樣不因為自己的事情影響到他人,在我看來就是一種成熟了。


我成熟了嗎?我不知道,但在失戀的時候,我對我自己說,一周的時間都不要去和別人提起這件事情,畢竟,這段情感是我選擇的,我不後悔,也不需要別人的建議或指點,更多只是…

致即將要離職的同事

Hi 同事 當我知曉你即將要離職的時候,我覺得相當開心,卻也相當可惜。這是一個很一般的開場,但是我仍希望你繼續看下去。
開心的是,你有機會找到更好的一份工作,不用再受主管鳥氣了,畢竟,這是你最主要想要辭職的理由。
開心的是,原本遇到的那些難題,都可以不用理了,畢竟你都回報了,但主管無法給你任何支持。
開心的是,你有機會去更賺錢的公司了,我好像有聽說某公司給的薪水更高待遇更好。
同事,雖然我們就在附近,但不知道為什麼就不是很熟。很抱歉我業務技巧或是溝通不好,讓你對我沒什麼好感或是印象。當然,這就是工作,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前輩,當我看到你我年齡相近,早我沒多久進到公司,但卻能一人獨自扛下近百家廠商,其實我是相當佩服的。當然,我也很羨慕有這樣的歷練。怎麼說呢?
我只是覺得有點可惜,當我辭去了許多當時覺得是亂到不行的職位,我才發現,原來不管哪個缺,在剛進去不久的時候都覺得那是世界上最亂的地方。而就是因為這是最亂的地方,才會是最好的地方。
無他,有人說進墨者黑,但換一個角度想,如果夠白,那麼唯有在墨區,才能真正凸顯你的白,那麼那怕是短暫,那都是最耀眼的。
我只是覺得有點可惜,當主管沒辦法為你解決時,你就選擇走了,因為我原本也以為主管可以解決任何的事情。但事實上,多數的主管可能連狀況都還搞不清楚,畢竟,他們真的太忙了。很多時候,不在其位很難懂的。
那麼怎麼解決呢,我認為有「清楚表達」出自己需要協助的需求,那是最重要的。這絕對是一種訓練,因為當主管安排大事給你,自己不相信自己那是正常的,更多不正常的是主管竟然相信自己,如此,那還有什麼擔心的呢?那就儘管放膽去想去做吧。
我只是覺得有點可惜,因為過去我也以為領高薪是最重要的,雖然這點目前還是覺得相當重要,但更重要看重的是一個機會與學習空間。因為聽你說過喜歡這個產業,而且做起來挺有勁的,說出辭職時眼中不甘表露無遺。
我心想,何必與主管嘔氣呢?這年代,哪個苟且偷身不為己。只要學的到東西,那都是小事。
說真的,如果這是一封信,我沒期待你看到這邊。因為我也覺得我不夠認識你,因為你喜歡玩什麼?或是都去哪家夜店玩,和都為什麼總是穿得這麼潮,是不是大學有參加什麼社團我都還不太清楚。
這是身為一個業務的失職,卻也是身為一個同事的失落。因為當周遭的人都開始走時,那也同樣會帶來給周遭人一個不小的衝擊。而這樣的衝擊,很難說清楚,往往都會是在酒桌上面解決的。
而我清楚你不會找我去喝…

我買的第一雙跑鞋

沉寂了一周半,覺得在那一周半的時間過得好長。確實,真的很長,對我或者對彼此都會是一段相當難耐的日子。
日子要過,人還要活,於是下了班去買了雙跑鞋,還是要努力繼續走下去。我覺得我住的地方很棒,因為大概走一分鐘就會遇到早餐店和7-11與大概兩三家的餐廳,更幸運的是,他們都在巷子裡,所以人不會太多而且也保有一點安靜與老巷的質樸。
走過對街,還會發現前方有個肉乾鋪和燒烤小店,再往前一點就是大橋了。而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大橋,因為大橋連著河濱,河濱依著我的步伐延伸出自由。 感覺一切又回到了起點。
記得自己剛開始在準備考試的時候,為了要宣示自己考得上,讓自己懷有破釜沉舟的心,我從師大附近的河濱開始跑步,一跑就是一個晚上,從下午陽光燦爛的時候,到夜晚河濱黃燈獨亮,偶爾出現一兩台自行車,緊接著的就是一座又一座的陸橋。很難說會延伸到哪裡,而那時我的目標就只有一個,前進,我已經沒有退路了。目標就是台大。

當然,我沒有考上,而差了大概10分之多。但這樣的跑步對我來說,已經意味著某種儀式或是一種開始。在南港這的河濱相當的美,剛來時覺得像極了自己過去住在政大山上時,那向下眺望的山腳河濱。一樣的,那時的我與現今的我都相當的安靜。靜靜的思考,我既來到此,我又該如何開始。

坦白說,大學如果有兩條路,一條是體制路線;另一條是創意發想,我選擇後者。若論道成敗,一切表現依然未達我想像。如今,到了一個新環境,有了些調整與變化,這都是新的開始,我這次會選擇哪樣的路呢?坦白說,還是會開始猶豫。

跑個河岸,我發現經過了大概三到四座橋,看到了籃球場,網球場以及橋下的座椅,望著慢慢延伸的河邊建築,燈光飄散著。我放聲大吼,像極了獸,像極了不知道從哪裡長出來的芽,想要突破種子時的那個外膜,像極了飛魚跳出海面時水面的張力破破景象。

只是當聲音消去,當聲音消去,也就那麼幾秒的事情。如此,何必擔憂太多呢?應該還是要選擇後者的。

聖誕禮物

這次聖誕節交換了三次禮物。交換到了一個水瓶;一個陶瓷咖啡機;和一個買禮物但沒收到禮物。自己送了兩個包包,和一本書。事實上,前兩個包包,都是希望送給一個人的。而後面的一本教人做早餐的書,是希望自己看,但都送了。

昨晚,熬夜看完了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,而今晚看了最美好的安排。大致上說著接受,與前進這兩個概念。其中,對於愛,時間與死亡,這三個概念則是後面這部電影的核心。
關於愛。
親愛的,我在上海的時候見過你,當你坐在我腳踏車上時我見過你。印象那時是秋冬,大概是10度左右。相遇,讓我們相愛。 離別那天我在中轉福州,痛哭。
回來後,用信任,走過了墾丁,高雄,台南,台中,內灣,南灣,桃園,台北,花蓮還有越南。三四,三艾,鞋盒。
這麼多地方,都有你的影子,而怎麼你卻消失了。 愛,你說你叫做陪伴,信任,放手,安全感或是傾聽,又或是責任等。時間太短,最後只是被疲憊給沖淡了。
今天晚上,你比黑咖啡還濃,沖了一晚的無眠;一身的幻想;一雙疲憊的黑眼。 我不想放走你,他說,願我們還會是陌生人。
我說,我不想。

我希望用文字記錄一些什麼?

今天早上,坐在會所前面,聽著一個彈琴高手表演著一手叫做「Amy」的歌。 她說是一隻母狗,一隻長毛的奶油臘腸狗,據說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。至於為什麼要幫一隻狗寫下一首歌呢?
我問她,她說,因為藝術家的靈感。
藝術家的靈感從那裡來呢?我問她,她說是來自於生活東的一點點發現。
她說,先複製別人的囉,大家都是這樣的。好吧,其實她什麼都沒有說,但是從音樂的旋律中,沉浸於其中的人都可以發現。
今天,是聖誕節前夕,外面的風雨陽光都顯得格外的聖誕。可以看的出來,是一種期待的風,因為,所有在外面吹到風的人,至少在這邊,都顯得格外的開心。 開心,在這一天可以發現一些什麼?或者從他人的微笑中得到些什麼。
坐在外面的小酒吧桌旁,電腦放在老闆自己做的小桌子上,小桌子很特別,其實也不小,那是有著汽油桶做成的,上面放了一個木板,就這樣簡簡單單就搭成了。
戴著鴨舌帽,指甲有點龜裂,穿著牛仔褲,黃色T-Shirt,談著淡淡抒情的The Sea ,是大海的意思嗎?不知道,但知道如果是在海上,那應該會是相當開心的一件事。
我問她,什麼狀況下會彈琴呢?沒有,就是隨興,不希望因為每天要練上五到六個小時,而消磨掉自己的興趣。而是希望因為興趣,而延遲自己每天練上五到六小時的時光。

這天下午,很愜意,搖擺的椰子樹或著是檳榔樹,看著分岔的小葉搖啊搖啊,被音符推著,而我看到他們開心的搖擺。今天的風,大概是吃了星冰樂,有點夏天。
而我的熱情呢?音符,音符告訴我吧。


蔡雅如Rose表演

我在想如果音樂可以變成文字的話,會是些什麼呢?錯落的音符,有快有慢,有亂有雜,有成熟或者輕佻,各種風格就這樣簡單的從彈琴者的手中掉出來。
很難想像這會是什麼樣子。今天一樣和宿友出去 去的是一個宿友的表演。 現在她相當興奮,看的出來,因為距離上一次到這個地方來已經有兩年了。
五點準備表演,我們大概四點左右到。 差不多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準備。
可以想像的到,她非常的緊張。 雖然,嘴巴裡說還好,但是緊張可以通過講話的速度或是表情看的出來。
這家咖啡店叫做Eidos。沒來過,據說是一個音樂人聚會的好地方。從忠孝復興站一號出口下來,拐過幾個不知名的小彎,才會發現的小咖啡店。
還在大概兩條巷子外的地方,就可以聽見吉他的歡呼聲與各種吉他之友的笑聲與聊天聲。店外頭已經有數十個吉他友,背著吉他彈奏練習著。而店內早已經被吉他友們擠滿了。
也因為人太多,所以我也只能坐在外面等了,和兩位同行的夥伴,一起在幫宿友加油打氣。 晚點附上照片。



寫下一首歌呢?

我希望用文字記錄一些什麼? 今天早上,坐在會所前面,聽著一個彈琴高手表演著一手叫做「Amy」的歌。 她說是一隻母狗,一隻長毛的奶油臘腸狗,據說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。至於為什麼要幫一隻狗寫下一首歌呢?
我問她,她說,因為藝術家的靈感。
藝術家的靈感從那裡來呢?我問她,她說是來自於生活的一點點發現。
她說,先複製別人的囉,大家都是這樣的。好吧,其實她什麼都沒有說,但是從音樂的旋律中,沉浸於其中的人都可以發現。
今天,是聖誕節前夕,外面的風雨陽光都顯得格外的聖誕。可以看的出來,是一種期待的風,因為,所有在外面吹到風的人,至少在這邊,都顯得格外的開心。 開心,在這一天可以發現一些什麼?或者從他人的微笑中得到些什麼。
坐在外面的小酒吧桌旁,電腦放在老闆自己做的小桌子上,小桌子很特別,其實也不小,那是有著汽油桶做成的,上面放了一個木板,就這樣簡簡單單就搭成了。
戴著鴨舌帽,指甲有點龜裂,穿著牛仔褲,黃色T-Shirt,談著淡淡抒情的The Sea ,是大海的意思嗎?不知道,但知道如果是在海上,那應該會是相當開心的一件事。
我問她,什麼狀況下會彈琴呢?沒有,就是隨興,不希望因為每天要練上五到六個小時,而消磨掉自己的興趣。而是希望因為興趣,而延遲自己每天練上五到六小時的時光。

這天下午,很愜意,搖擺的椰子樹或著是檳榔樹,看著分岔的小葉搖啊搖啊,被音符推著,而我看到他們開心的搖擺。今天的風,大概是吃了星冰樂,有點夏天。

而我的熱情呢?音符,音符告訴我吧。

聖誕節前兩天

夜晚很長,而今天的夜晚很美。 我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畫面,在爵士樂中,在搖晃的夜燈中 可以想起,那實在深圳 那樣瘋狂 或者說,在大眾簇擁下上台搖滾的 或者說,偷偷到地下一樓道上激情的 吻,觸,或者說一些須臾會想到的想像
聽到音樂 我想要紀錄 想要紀錄 會讓我想起你
想起你 會讓我想起健忘 而健忘我知道 是一種 藉口
下一首是傑克森的歌 在下一首 是台前女歌手的歌

想你,在今晚看見的天使。

手遊行銷觀察(7):新老顧客面對時的幾個容易忽略的重點。

當一款遊戲上線要做行銷活動的時候,需要注意到一個重點, 就是究竟行銷活動是要吸引誰來呢?
1.吸引誰來?Who 這邊的吸引誰來,今天不講找Ta的部分,因為找Ta這件事情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完全寫百篇不為過。所以這邊要講的就是先提醒新手行銷者,究竟導入的用戶是要「新的還是舊的」。
新舊客戶背後代表的是什麼?背後代表的是「獲取成本」。一般來說,新客戶獲取的成本比較高,因為他們對於產品並不熟悉,需要比較多的認識成本。 反之,舊客戶因為對於產品有比較多的認識,所以,有新的行銷活動或是產品時,他們往往會比較容易理解,進而買單。
2.行銷方式?差異 新老客戶來說,行銷方式最怕的就是混為一談。尤其是當行銷人員要做一個活動時,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,往往會忽略掉這點。以行銷工具特性來說: 行銷工具 類別 特性 費用 Facebook 點擊廣告 貼文廣告 安裝廣告 專換>點擊

給天使

今天開始我決定要多開一個專欄了。名稱就叫做「給天使」。為什麼叫做這個名稱呢,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天使,會出現在一個人最挫折或是最需要他的時候。或者是,當想到這樣的一個印象,就會感到開心的一刻。

我覺得我是相當幸運的一個人,因為我在人生中最棒的時間中遇到了天使。真的,看到一個人會覺得他的一顰一媚都像是為你而生,所謂的「一見鍾情」。

當然,現在的一見鍾情,可能不再是那種情,而是對各種人事物的投入。所以,未來也會偶爾以抒情文的方式在這邊和大家分享。


親愛的天使,未來你會在哪呢?我知道你一直都在,或者說我希望你知道我也一直都在。

劇評世界Z戰:不斷移動,找尋機會

我喜歡看世界Z戰電影,不只是因為喜歡殺殭屍外,更多的是當一個人看到殭屍時,姑且稱之為「令人驚訝或是意外的爛事」,面對這樣的殭屍,應該會有哪一些的反應或是表現。其中,目前我也遇到了令我訝異的事情了,或者說,出乎我意料或是能控制狀況下的事情。
先說結論,面對爛事最好的方法,大概就是布萊德彼特所說的: 「不斷移動,找尋機會」。
有看過的人就會有印象,這是出現在他們一家人從超級市場躲到公寓時,碰巧遇到一對收留他們的家人所說的一句話。那時,外面有數以萬計的殭屍隨時可能殺進來,那剛好剩下一小間房還沒被占據,究竟要與剩下一點點快要壞掉的食物一起躲著,還是同小布所說的殺出去呢?很明顯的,殺出去衝到屋頂的小布一家得救,反之,原本躲起來的夫婦都被殺了。

冒險需要勇氣,但是不冒險擔負的是更大的風險。今天,我終於搬出家裡,自己到住的附近租了房住了。這對我來說是突破,或者,說白了就是想要換一個環境,讓自己面對一堆爛事時,不再被困在其中,而是能在試圖保持清醒的狀況下,多看到一些可能與機會。

我越來越認識到,我是一個既愛求變,卻又戀舊的一個人;喜歡安靜一人,卻又感覺聊天能帶來舒壓的相反人格特性者。有時優柔寡斷,但買一雙鞋,當只要看到目標,通常試穿不到五分鐘就會決定了。

走在這新住的地方中,幾個小時內,我認識了音樂家Simon, KKDay高級技術人Steven與法商的網站設計師和兩位韓國人等。這間大的會館中,住相當多的人,我相信有天會都聊上一輪。但更重要的是,希望從中的對話,可以找到自己更多。

大三後,越來越感覺自己的意志與身體脫離。這是怎麼知道的呢?當有一天覺得自己活好久,或是常有突然醒來似乎忘記過去一切的感受,那大概就是這種體驗了。


她以為我是跟她分手,事實上,我是不能容忍這麼差的自己與她匹配。我真的覺得,她需要更好,而明日的我如果要重生,那必要先以今日決心,才能斬除一切。

劇評:毒梟巴布羅.艾斯科巴心得(1)

圖片
巴布羅.艾斯科巴(以下簡稱帕)是誰?可能多數人沒有感覺,但在歷史上,人們稱他為”世界毒王”。並且曾經還是世界富士比排行第七。誰說賣毒不能賺錢?只要有本事,就是賣毒都留名青史。
究竟有多牛呢?看看下面數據:
1. 1949出生於哥倫比亞,曾控制過全球80%的古柯鹼市場。 2. 1989富士比排行名列第七 3. 有錢到名下小記車行大概一天賺500萬美金 4. 原本想要幫政府還債約100億美金,以交換無罪回到哥倫比亞 5. 風光時期,一周號稱進帳4.2億美元 6. 名下莊園800間 7. 保鑣3000多人 8. 殺過總統候選人,法官,警察,炸飛機

「毒梟」一部相當推薦的奈菲(Netflix)影劇,級數總計兩季,約二十來集,每集45分鐘左右的時間。透過重新翻拍成劇的表現,拿到了市場上相當好的口碑推廣。至少,在我的十大好劇排行榜中,它已經佔有一席之地了。有充

一個人的成敗,個人佔有絕對的關係,但能否持久,則需要更多的依靠網絡,技術與最重要的是時機。有看過朋友,一定也感受到,巴布羅艾斯科巴或是敵人,之所以成功,大抵不過是這三個關鍵因素。
這樣的總結大抵是來自於一些片段:
1.帕利用綿密的滲透線人群,掌握了警方一舉一動的消息。 2.相對的,警方也利用了技術,也就是透過無線定位等掌握了帕的藏身之處。 3.帕的敵對毒梟、卡利集團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