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9月

終於到了 9 月。 不得不說,我實在沒想過 9 月會變得如何?因為還在上個月,我仍在猶豫是否去美國,甚至連簽證都辦好了。 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,我放棄了某學校的幾乎全額獎金,並且再挑戰一次。儘管,有點疲憊,準備的也都力不從心,但是我知道,至少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後悔了。畢竟,這就是一種選擇。 今天去教會看到了一段有很趣的話,儘管不是經文,但是也是深深地提醒我。「何謂人生的真相,那就是你所有選擇的總和」、「生命中之所以忙碌,是因為我們總希望有個目的感」,這兩段文字讓我相當有感。確實,所有的選擇,無非就是價值觀的體現。今日的放棄,代表我願意追求更好的忍耐;今日的忍耐,揭示我願意為了更大的目的而負重。 我想可能人就是這樣才會勞累、或是覺得不幸福。像是詩歌唱到的一段,可能不清楚,但是大意是「當你經過了一切,才發現一切不過是如此 .... 」。 確實,儘管過程令人疲累,但我想在路途上,終點從來不時重點,是行走的那段路。哪怕,別人從來都是在終點來等待你,來判斷你是否走完那段路;殊不知到,即便我走了岔路,也是我自己完成的,屬於自己的一條路。 再忍一下,就快到了。

下一個十年,我想要...

  上週五,和一位職場前輩下午見面聊了一下,頗有感觸的,因為我第一次和一位約 50~60 歲的長輩聊到下一個十年的話題。 這次的下午碰面,主要是他詢問我關於資安產業的發展狀況。他希望可以跳到某間資安公司,正巧也是我的合作廠商之一,因此向我打聽消息,深怕誤入深坑。 不幸的,他說的那間公司我剛好尚未拜訪等,能提供的資訊有限,而我也詢問到: 怎麼突然想要換公司呢?都在原公司待了 20 年多了 。 20 年,不是小數目,畢竟對我而言,我還沒在一個行業待超過 3 年呢。 他也緩緩地說道 「 高層太過依賴單一客戶風險太高」 「高層不理會改革或是變化等」 「認為資安是所有資訊公司、或是所有公司中,少數不會砍預算的地方(當然換廠商是可能的),加上近年來兩岸關係,必定會強化資安發展」 「老闆要把我派去當業務 ... 」等等 最重要的是「目前小孩才小五,如果還要照顧十年,應該要選一個可以深耕的地方,並且要有發展性的地方,而資安就是其一。」 半年前,當我剛離開顧問公司到這間資安公司時,我一樣也跟他聊到,在資安公司的前景,他認為 「資安永遠只是在公司發展中的一小塊,不會變為主角,你還是趕緊待一下就離開,不建議待太久等。」 老實說,那番話,對我影響很大,至少,對我當下對公司的選擇與信心是有一定的打擊,所以多少都有點認為自己搭上了賊船等 ... 。 因此,當我在聽到今天他說的這些話,發展、企業選擇、對小孩子的照顧等,我深感到驚訝。 驚訝的是,我當初對於資訊安全發展的前景判斷無誤。 其次是,對於一份穩定工作背後的意義理解。當年紀大時,每個工作的選擇都格外重要,而如何選一個有前景與發展性,並且可以連結到自身的能力實在是格關鍵。 於此,提醒了我「趨勢,可信,但是不可過份相信」核心都還是要回到自己的能力來。否則,外部環境的變化太快,隨時都有可能影響到你,而如何在被影響下還能時刻保持「讓市場買單的競爭力?」慎之,慎之 ... 你的下一個十年在?

跟上2019~2022最流行活動:Covid19

這週終於恢復正常。這是值得紀念的,因為也算是跟到了 2020 ~ 2022 的最新流行趨勢: Covid-19 中標的上週,經歷了發燒無力地獄、頭痛地獄、喉嚨痛地獄與最後的不斷咳嗽地獄。 這感冒相當的令人痛苦,也讓我見識了喉嚨痛有多麽令人想死.... 不果還是有有趣的地方,那就是多虧了這個疫情,我們一家人在家一週的相處。 老爹睡在我房間,另外婦孺就個別睡在房間中。中午老爹就每天變化菜色,大家彼此端自己的餐盤回到房間吃飯。不得不說 這種體驗相當的特別與有趣,在家裡走動過程彼此也都戴著口罩,生怕多呼吸一口就會二次感染。 再加上因為大家都是相隔一天左右中獎,所以病徵也就相當具有順序性:發燒、頭痛、喉嚨痛等, 每個人基本依循這樣的循環,可以大致判斷現在的狀況如何。 可能因為太久沒在家待這麼久,所以這種不幸,某種程度,也是幫大家緩緩日常快速工作無暇他顧的現代病吧。 比較慘的可能就是老爹了,因為他相當想要去爬山,誰知道隔日一測也中獎了 ... 能說什麼呢?這就是一家人吧。 雖然現在已經康復出隔離了,不過還是深感後怕,如果不是已經注射疫苗了,現在可能還無法活蹦亂跳,誰知道下場如何呢?

水與魚

最近看到某縣市的選舉人,對於論文議題搞得沸沸揚揚。 讓我感覺相當的感嘅,曾幾何時,對於論文的抄襲與否竟然都會變得難以判斷。 更荒謬的是,明明就是如此清楚的事實,都可以為了選舉被捏造成「去脈絡」等理由來辯解不是抄寫的事實。 我沒唸碩士,我沒寫過碩士論文,但是一個沒有讀過碩士的人,應該也可以判斷吧。 拿兩個論文給國中生,如果 100 個人中, 90 個人認為是抄,那麼還要在強加辯解,如此一來,究竟是教育過程中出問題,才導致多數人觀念誤解有問題呢?還是有些人指鹿為馬,胡論編造?真是荒謬到極點。 德性、品行、操守,這種八股的東西,過去讀到都相當無感。那是因為大家視這些價值為根本,而在這樣的環境中,我們有很清晰的判斷標準,而不會感受到「價值觀」背後的力量、與存在。 但是當很明顯有違背的事物出現、或是論點、觀點、或是新聞等,與這樣價值不同時,就會讓我們重新檢驗一次這樣的觀點是否有問題。 那麼,究竟是德性、品行、還是操守有問題,還是那些選舉人有問題呢。 無疑的,是後者。我希望未來的我看這篇文章時,不為背景、名、利、權、勢而動搖,有些東西,該堅持就是要堅持。

狠狠打她一回,讓她給不敢造次

今天和 S 和 M 兩位前同事吃了飯,一樣聊了一下近況。其中針對於目前的人事部分,我詢問了:「如何應變比較難搞的,虛有其表、或是姿態較高的人」。 我覺得 S 給的建議很好,面對這樣的人終究需要有一戰,並且要用一次的戰役中,擊垮對方,讓對方知道你並不好搞,這樣對方就會怕你了。 以後也就比較不會惹你,或是欺騙妳相關的進度等。確實,工作越來越久,越能知道自己有哪些客戶比較合作的來,相比下,哪些會比較難應付等。 對待那些不好搞的人,或是驕縱仔,我想大致可以分為 有能力, 但是驕縱、脾氣不好的、冷冰冰的。這類型,多半就是盡可能讓自己實力與之匹配、或是可以重用。這樣也能讓對方可以 leverage 你,未來也就比較容易合作。 沒能力, 但是驕縱、脾氣不好的、冷冰冰的。相較下,沒能力的人,更忌憚有能力的人,多半可能是小人。而面對小人就要讓他怕你,或是服你,所以勢必要準備好戰場,在必然會有一戰的基礎下,埋下伏筆,來個甕中捉鱉。從此也不敢再輕易惹你了。 想好了未來的策略,低調,建立自己的客戶關係,定位自己是個技術專家,藉此來建立客戶溝通的信心與我合作基礎。不知道,我只希望我的心可以更定下來一點。

週五晚的小感觸

兩個小感觸: 第一個小感觸:務必做任何事情都要「精準、高品質」。今天在文件(專案經理練習)資料被檢討了。香港主管 雖然沒有直接說到內容,但是間接地透過幫你梳理過程中講到了「我猜你是要」、「可能你寫的太簡潔了」等等,來暗示 你的英文不好、或是撰寫的不夠精準等,導致讓人家看不懂。 確實,寫這個作業時候有點睡著了, 可恨的是,竟然沒有檢查後就送出去,這樣的心態非常不可取。撰寫時,一度 把它當作「作業」來看待,導致也以為對方會以「作業」所以比較簡單帶過的心態面對。 這樣的心態有投機、小聰明態度在其中,相當不可取。未來勢必要特別注意。 自然是第二個,朋友北京朋友 L ,今天跟我說一週過得像是一年,這週她經歷了老闆換人、同時擴大兩倍職權等狀況,無疑的,一切只能人仰馬翻。 但是,卻也因為這樣的驟變,讓她快速成長,從一個職員心態,過渡到了主管心態。 她提到,團隊上,因為帶領大齡下屬以及年資尚淺狀況,時常擔心不被尊重、或是質疑;管理上,因為擔心教太多而有被取代的風險,進而不斷的焦慮煩躁。 但今天忽然理解到,如果能更多的用真誠的態度來告知對方;並且用賦能的角度來對待下屬,事實上,反而大齡者不必猜忌,下屬也能更理解長官需求而更好的辦事。 儘管省略一千字的說明略為模糊,但從言談中,能感受到她不再用主觀的角度進行批判, 更多的真對「事實」來進行討論,表現的也更佳「職業化」。 甚至她還令我驚奇的分享到「過去之所以害怕,多半是因為對於自己已經是主管事實還不自信,導致行動時會有所保留,進而扭捏不前。」 我相信一個人清楚知道自己的弱點後,通常也就發現了優點,或是進步點了。 替她感到高興,同時也替我自己感到高興,因為我又有一個靠譜的朋友了可以抱大腿了。 但有點很有趣的是,她提到是定期的諮商幫她理解了問題。這點或許是個不錯的學習點,我應該也要定期諮商來找自己的問題,至少也是更加認識自己。

所以,要你幹嘛?

在看 Billionaire 第五六季中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段不是商鬥,而逝當 Axe Capital 被 Prince 掌管後,當他的黑人二把手問瓦格納對公司的認識時的對話。 首先當老闆問說公司人員狀況時,二把手(忘了啥名,一個黑人),只有單純地說到每個人的背景、學歷、與賺錢狀況等。 但是瓦格納個老員工講的卻是每個人的驅動力量、與特性。「....例如,韓國小哥,儘管已經是史丹佛了,但是內心始終自卑,認為比不上他人,明顯的驅動他的是自卑。而移民仔,看起來像是黑手黨的傢伙,卻是一個絕對不會讓客戶賠錢,並且給他 10 分當目標,為了讓別人看得起,會做到 100 分的,所以驅動他的是自尊;而爆炸頭仔,個性火爆,但是當她認定是會義無反顧的挺你到底,驅動他的是歸屬感 ... 等等。」 明顯的,一番對話下來,這個瓦格納在公司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,因為當老闆走時,只有他知道這群頂尖的交易員的內心驅動鑰匙、或者說關鍵是什麼。 我不禁捫心自問自己幾個問題: 那麼驅動我的是什麼? 別人眼裡的看到的我是什麼? 面對一樣的問題,我能做到不一樣的地方是什麼? 如何建立自己的不可替代性? 工作多年,其實這些問題都還沒想透,看來是該要好好正視自己這些問題了。 儘管我還是比較喜歡阿克斯,但沒法了,人還是要move forward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