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中秋-那些熟悉的「位置」

字數:1130
適合:過中秋,卻又不過中秋的人

每一年中秋都意味的許多的事情,今年也是一樣。過去節日並不意味著什麼,但開始工作後會發現,時間過得快,似乎一件事情還沒有完全的忘記,另一件事情又來了,於是當日子一天天過去後,到了中秋節後會猛然發現,原來,又是中秋節到了。

最近幾年,發現一起過中秋節的人變少了。不是因為大家忙,而是因為沒能來的人確實也再也來不了。當我坐在和往常一樣的日子烤肉,烤著和去年相似的食材,望著門前的台階位置,我甚至知道過去這都是哪些人會坐在那的。

首先是大伯父而不是爺爺,因為爺爺剛開始會先在飯廳吃飯,往往之後才會出來。再加上大伯父之後身體不好後,就常常位拄著腹部,坐在長椅上看一群小孩們烤肉。在那時,我往往覺得坐在台階上的是大人。

之後,就再也沒見過大伯父了,而是台北姑姑。多數時候,她回家的時候就會像是英雄,因為經商有成的她加上對家付出許多的心,往往會在回老家的時候帶相當多的好東西,有好吃或是好喝的,往往都會是她帶到家裡來,所以小孩的眼中看她就像是個英雄,至少過去的我是這樣的。而因為台北工作有時回來的晚,所以多次在中秋節時,晚點回來她就會坐在台前,吃著我烤好的東西,聽我們聊天。那位置,雖然換一個人,但是烤肉時,望上去總會讓人相當安心。

在接著,是爺爺坐在那邊了。其實應該是去年,姑姑和爺爺都坐在上面。一方面是因為爺爺已經沒辦法一個人在餐桌吃飯了,而姑姑也更珍惜和每一次回家和爺爺吃飯的時間。我記得她上次回來都買了很多好吃的東西,並且真的像個女兒一樣扶膝父中,用開玩笑的言語和爺爺說笑聊天,並且望著一樣是台階下的一群小孩說「爸,你看有這群孫子有沒有很幸福?
那時的我,有注意到眼角淚光,卻也不知道為什麼。現在我總算懂了。

其實那時的我,估計都是在下面忙著烤肉,或是和著表弟妹們打鬧,很少會聽到他們說些什麼。只是,過了一年,他們都不再位置上了。中秋一到,打開大廳燈光,搬出大桌放上大盤的肉片,玉米或是烤魚下巴,菜色的豐富對照下,坐在台階上的我更顯得陌生了。這次,不用在烤給誰吃了,而是要自己烤自己吃了。

「位置」「光線」和「人」的變化就像是一個相對位置一樣。我很清楚,過去這個位置有誰,而今日這些人為什麼都不在了。只是我在其中,在一個流當中,我似乎也無法改變些什麼。舉一些例子:
兩年前,整個家族一起烤肉有近百人
一年後,整個家族不再有人一起提烤肉
表弟上了醫學院,目前大三
表妹考上了大學,目前大一
堂弟,明年要考高中,我們相差近十歲
姐姐,過兩天生日,將近25歲,我們興高采烈她的婚嫁

這中秋,怎麼覺得自己像是在烤網上的蝦子 ,以為自己青澀的很,但翻過面,已經是鮮紅無比,卻也部分焦黑了。


這次,台階上的是誰呢。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儘管他們不再對我說,烤什麼東西給我吃,我也知道些什麼了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TeSA電商大學(9)終---電子商務課值不值得去呢??

4月電影選片影評【攻敵必救】

手遊行銷觀察(5): 基礎策略規劃「目的」「預算」與「策略波段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