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
       取名是一件藝術,端看怎麼去想。

很感謝我的父母,將我改了名子後,配上了妹妹的名仍叫得一個好名。她叫蕙安我叫育銓,基本上救世會遇到安全的意思。我可以想像,這是家長對於孩子的期許與寄託,的確是如此,這一路走來有他們的照顧卻也安安全全,挺是爽快。

只是,一生中會有多少的安全牌,至少我知道,我的安全牌似乎越來越少了。
一年都就要畢耶了,我下了決定,先工作,後決定研究所,畢竟,誠如其名,若非真的想做又何必去研究呢?社會要一個名就給它?人也不過就短短一百年,何必呢?做自己吧。這想法經歷很多的衝突與挑戰,想通後也就看開了,只是,隨即而來的就是挑戰,承受得住嗎?我逐漸懷疑。
我懷疑少了安穩,否能夠冒險。所謂冒險,又是否真的敢轟轟烈烈地去幹一件事,一件自己想幹的事,追逐想飛的夢。確實是有難度。想要創業,跟上潮流,卻忽地一身發現,自己了無資本,創業是條講究專業表現與創意實踐的事,現在看來,政治系是幫我了解,原來我不是合這件事,只是可惜的是,它不如學醫的人就算說不幹了,還有一些些看的到的技術。但是,我不氣餒,我想我有的是一點思想的累積吧。學術上是如此,但是生活呢?當一個安全的港不再收留你,迫使你要出航,我天天問自己是否準備好了?

好了,但是,我也發現,我缺少了一點點的期望與信心吧。逐漸了解到原來動機對於一個人的影響是這麼大的。我不擔心給別人承諾,因為承諾背後的責任我願意承擔,但承擔責任時,我更希望的事也有相同對我的期許與回應,那並不是我討無趣,而是,那讓我看到,原來,你也有那樣的希冀,那樣的渴求,原來這環境對我也有那麼點點的期許。
或許少給了點信心吧。原來,這信心不是內在就夠了,外在的期許與信任也是相當重要的,我過去聽過,對於老鷹,駱駝,與獅子,你覺得自己像是哪一種呢?我選擇了駱駝,不是因為我不想要看遠或是領導,而是我更期盼那駝著的期許「喔!帶我到綠洲」「因為有你,讓我度過了險惡」不是愛助人,只是想要了解自己的能耐有多大。

最近學運我參加不多,這是愧對於政大政治系的名聲了,卻也學了些。特別喜歡,「自己國家自己救」的確,救人且需要你我,救社會更是需要大眾,但是,救自己呢?「自己道路自己開」安全嗎?我也希望安全,更期待安穩,我能嗎?如果真走遠了,那真是藝術了,我想,我會在畫下,一直望著一直望著…….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TeSA電商大學(9)終---電子商務課值不值得去呢??

4月電影選片影評【攻敵必救】

手遊行銷觀察(5): 基礎策略規劃「目的」「預算」與「策略波段」